驻德代表逐句翻译打脸「陈佩琪的英文」 网讚:应该向她收学费-趣闻轶事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驻德代表逐句翻译打脸「陈佩琪的英文」 网讚:应该向她收学费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6月01日 12:11:41

驻德代表逐句翻译打脸「陈佩琪的英文」 网讚:应该向她收学费

第一句:News resources today indicate that at least seven atypical pneumonia cases were reported in Wuhan,CHINA.(今天有新闻资讯指出,中国武汉市至少有七例被证实/上报的非典型肺炎病例。(「上报」在此是「往上报」的意思)。

谢志伟表示,自从4月11日卫福部长陈时中公布卫福部于去年12月31日写给世卫组织的电子邮件后,不管是德国媒体采访﹑和国会议员或基金会青年团体分享、交换台湾对武汉病毒之防疫状况,他都用这封信作为谈话资料,接下来2周,至少有3个视讯会议和不同组织的朋友,谈台湾抗疫经验、WHO对我国态度及中国,没想到陈佩琪却在脸书写道「先前跟世卫的电子邮件争议,我个人认为这是武汉发布的讯息,我们只不过是接获讯息后去电想跟世卫要更多的讯息而已」。

驻德代表逐句翻译打脸「陈佩琪的英文」 网讚:应该向她收学费

记者黄巈禾/台北报导台北市长柯文哲妻子陈佩琪指,台湾写给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警告信是「硬拗」。对此,驻德代表谢志伟1日在脸书逐句翻译并解释该封信,并表示「难道我这阵子都在德国人面前硬拗?」、「我决定相信陈部长的英明,不相信陈医师的英文。

谢志伟直言,这是瞎子吃汤圆,心里有数,不管是心里有数也好,或心里嘀咕着也好,既然「样本仍在检验中」,(不就摆明,前面的「据信」是遮掩之遁词?),反正至少印证「小心」,小心「人传人」,就得「隔离」,世卫组织看到「隔离」会无感?还是「不敢有感」?

谢志伟再指,「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. Best Regards」,这句关键字「 this matter」,或更精确一点,是「this」,一般结尾,只要「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attention」就够了,中文意思相当于「谢谢您的费心/麻烦您了」。但「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.」就不是「费心」和「麻烦」,而是「在此先谢谢您关注此事了」,重点在「关注此事」。

谢志伟指出,怎么和自己的理解差那么多?若陈佩琪是对的,那接下来还能再「硬拗」下去?这事严重了,若陈佩琪是对的,那只怪陈时中「硬拗」,也太小儿科了,何不直说「蓄意诈骗」?有人第一时间就说陈佩琪配合世卫组织和中国,长他人威风,灭自己人志气,「但我不这么想,不以人废言,如果她是对的,明天开始,我就绝口不提此信。但我得先确认,陈医师是对的吗?」

第二句:Their health authorities replied to the media that the cases were believed not SARS; however the samples are still under examination, and cases have been isloated for treatment.(他们的卫生当局对媒体回应说,这些病例相信并非SARS;但是样本仍在检验中,并且已经对隔离中的病者进行治疗。)

谢志伟提及,接下来所有视讯或讨论,决定相信陈时中的英明,不相信陈佩琪的英文,以她的中文程度,应该看得懂他写的是什么,「也就是说,没什么」,而此文也为所有抗病毒、抗中如配合中国打压台湾的WHO的驻外人员而写。

第三句:I would greatly appreciate it if you have relevant information to share with us.(如果您有相关讯息可以分享给我们,我们将不胜感激。)

谢志伟表示,若与陈佩琪看的是同一封,「对不起,这封信岂止是要个资讯而已!要资讯的基础是『担心』和『警惕』!」中国衞生当局所说的「Cases were believed not SARS」这句话的「were believed」表示「没十足把握」,是「据信」的意思,若「百分百不是SARS」,就省掉「believed」而直接写「Cases were not SARS」就可。

谢志伟分析,按陈佩琪的说法,判断基础有二,其一,「以我的英文程度」,其二,「当时台湾自己手边没有自己的病例」,兹事体大,到底台湾卫福部写给世卫组织的英文信是怎么写法?他直接列出翻译如下:

谢志伟认为,陈佩琪说台湾没有病例,怎么可能警告?这个概念是,车子来了,等被它撞到,才能警告?他告诉德国人,台湾人有2003年SARS惨痛经验,几乎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,陈佩琪大概不知道或忘了台湾人对中国传过来的病毒戒慎恐惧,更别说大家都知道,她可能不知道,独裁政权国家如中国对「真相」之控制永远高于对「疫情」之控制。

▲驻德代表谢志伟。(资料照/记者严云岑摄)

中华民国驻德大使谢志伟。(图/记者严云岑摄)

谢志伟提到,连他一个非医学系亦非英文系的人都能读出这封信「提醒或警告」意涵,以防疫为重要执掌的WHO对这些描述会无感?可以无感?不必回头去确认并要求中国说实话?就算「要资讯」也可能是「提醒或警告」,婉转,但不会没听到,「有没有相关资讯可分享」的意思就是「有的话,可否告诉我们实况。没有的话,麻烦赶快去问中国真相,那是WHO的责任!」。

谢志伟提到,世卫组织当然可以说没看到「人传人」,也不排除真的没有被「警告或提醒」的感觉,但世卫组织无感,也不必然意味着陈时中没提醒或警告,陈佩琪对世卫组织展现佛心就算了,还倒打一耙,指卫福部或陈时中硬拗,这就有点厕所里撑竿跳 ,过份了。

贴文一出,网友纷纷留言「只懂直球对决语言的夫妻,修饰句对他们而言是一大负担,就像他们的为人处世!」、「只能说她的英文真的不够好」、「谢大使公务繁忙中,还费心为她上英文翻译课,应该向她收学费!」、「不得了,陈医师再硬凹下去,就被人看穿台大医学院的英文程度了」

谢志伟说明,卫福部这封信有2个功能,「要资讯」和「给资讯」,而「给资讯」常用来执行「提醒、警惕或警告」的功能,例如常听到路边有人喊说「有车来了!」,不是「车来了!」或交通标志有「右方来车」以提醒路人,并不一定要说「我提醒你,有车来了」或「我警告你,右方来车」。

第四句: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. Best Regards。(在此先谢谢您对此事的关注。祝好)